当前位置: 警钟长鸣  
警钟 | 醉倒在酒局里的一把手

醉倒在酒局里的一把手
——北京市门头沟区龙泉镇原党委书记索宝柱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

 

    索宝柱是土生土长的基层干部。他善唱歌、爱打篮球,在下属眼中“文武双全”。加之他说话幽默,乐于助人,善于做干部思想工作,所以口碑一直都不错。

  殊不知,就是这样一个多才多艺,既能干事又会做人的领导,却有着不为人知的另一副面孔——

  他喜好喝酒,工作在酒桌上谈,决策在酒桌上定;

  他贪恋钱财,礼品越收越贵,礼金越收越多,胆子也越来越大;

  他爱当“老大”,任单位一把手14年,“官气”“匪气”“江湖气”十足……

  索宝柱,北京市门头沟区龙泉镇原党委书记(正处级),历任门头沟区委组织部副部长,区交通局党组书记、局长。2016年10月,已从龙泉镇党委书记岗位提前退休的索宝柱,因涉嫌违纪被门头沟区纪委立案审查。2016年12月,他被开除党籍并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。2019年2月,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、利用影响力受贿罪、贪污罪判处索宝柱有期徒刑8年,并处罚金50万元。

  “唉!他很有才,也挺能干,为人豪爽,真的没想到……”熟悉索宝柱的人,知道他被调查后,都是一阵唏嘘。

  酒桌上的“生意经”

  喝酒是索宝柱的一大爱好。工作在酒桌上谈,决策在酒桌上定,今天他请别人,明天别人请他,面对着酒局不断,索宝柱一直乐此不疲。

  喝酒吃饭、人情往来都需要钱,为了填补这个缺口,索宝柱开始动起了歪脑筋。

  2004年,门头沟区交通局芹峪口检查站开始治理超载超限,时任区交通局党组书记、局长的索宝柱找到某工程公司要租赁其卸载设备。双方达成协议后,索宝柱将市里拨付的专项资金一次性支付给了该公司。

  “市里给的资金每年是相对固定的,但我们租用的设备使用时的工程量却不一定,有时只用一台就够了,所以我就让公司留下自己实际应得的费用,其他的钱,在我需要时再返还给交通局。”就这样,4年间,该公司分多笔返还设备租赁费用,总计20万元。而这笔钱也成为了索宝柱个人请客、送礼、人情往来的重要经济来源。

  身居重要岗位数年,索宝柱的酒局越来越多,场面越来越大,“朋友”越来越多。一些商人闻讯而来、投其所好,找关系、进酒局、说好话、送重礼、谈“商机”。没有意识到问题严重性的索宝柱被酒局侵蚀了原则和底线,越陷越深……在酒局上干起了“帮人办事、收取好处”的生意。

  王某是一名商人,也是索宝柱私交甚密的“酒友”。索宝柱任区交通局局长期间,利用职务便利,为王某承揽门头沟区芹峪口治超综合检查站改扩建等工程提供帮助。作为回报,也为了之后有更多“合作”的机会,王某多次给予索宝柱好处费,总计40万元。

  谈事在酒局,定事在酒局,最终坏事也在酒局。对于一个权力部门的一把手,索宝柱没有意识到,酒精不仅麻痹了他的神经,也腐蚀了他的理想信念,攻破了他的思想防线。

  贪欲下的“敛财路”

  “酒从2瓶到成箱,烟从一条到几条,礼品也由几百元到上千元。起初还比较收敛,后来我就司空见惯,习以为常了。”随着权力的增大,作为单位一把手的索宝柱思想麻痹了,贪欲也膨胀了。

  2011年初,索宝柱得知对口帮扶的龙泉镇滑石道村正在卖平房,便找到了当时的村党支部书记和村委会主任,提出有意在村里购买一处住宅的想法。随后,他如愿拿到房子,落在其爱人名下,但15万元购房款却一直未交付。

  2012年,索宝柱调到龙泉镇任党委书记,正值门头沟区棚户区改造工程启动,索宝柱购买的房子就在征收范围内。为多获得补偿款,索宝柱在政策明令禁止的情况下,在平房院落内建棚户房,增加建筑面积,并以职务便利违规将其爱人的户口落在滑石道村。最终,索宝柱获得一套85平米的安置房和160余万元补偿款,而最初欠缴的15万元购房款始终无人提及。

  “我知道区里有规定,要求领导干部不能购买棚户区改造区域内的房子,我也知道私搭抢建被明令禁止,但当时就是存在侥幸心理。”索宝柱说道。

  身为领导干部,索宝柱对区里的政策十分清楚。尤其是任龙泉镇党委书记后,作为镇里的一把手,面对全区的一号民生工程——棚户区改造工程,索宝柱一边给被征收群众做工作,讲着“一把尺子量到底”“一碗水端平”“依法、公正、阳光、透明”,另一边却以权谋私,大搞特权,谋取私利。

  从烟酒、到礼金,再到棚改安置房、补偿款,索宝柱在贪恋钱财中逐渐迷失了自己,最终走上了一条不归路。

  单位里的“江湖气”

  据熟悉索宝柱的人介绍,在大会小会、工作调研中作为一把手的他,说的最多的是要守纪律讲规矩、要拼搏向上、要敢于担当……而私底下,他却非常享受酒桌上“朋友们”的恭维、球场上“兄弟们”的追捧。

  “我们跟索宝柱出去办事、吃饭,他在外面不让我们叫他书记,而是让我们称呼他老大。”索宝柱曾经的一位下属介绍道。

  “仗义”“豪爽”是索宝柱身边很多人对他的评价。如果只是个人性格特点,倒也无可厚非。但索宝柱在单位里带头奉行的江湖习气却让他为了维护自己的“老大”位置,丧失了理性公正的思考,置纪律规矩如儿戏。

  《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》明确要求“坚持党内民主平等的同志关系,党内一律称同志”“严禁在党内拉私人关系、培植个人势力、结成利益集团”“自觉净化社交圈、生活圈、朋友圈”。作为党员领导干部,不是“官老爷”、也不是“山大王”,既不能有“官气”,也不能有“匪气”。索宝柱任单位一把手时间长达14年,他应该明白带头助长这类“江湖习气”对组织建设、干部教育管理有百害而无一利——同志关系变了味、形形色色的关系网越织越密,最终只会进入自己编织的牢笼里。(通讯员 李梦佳)

  忏悔录

  多少有过辉煌成就的人,却没有辉煌到最后。因为,他们成了“贪”字的败将。

  多少有过骄人战绩的人,却没有战斗到最后。因为,他们倒在了“贪”字的脚下。

  我就是这样一个倒在“贪”字脚下的中枪人,在拒腐防变的战场上打了败仗,倒下了。

  我极度痛心!我内心忏悔!我真心对培养教育我的组织说声:对不起!对信任、帮助支持我的领导说声:对不起!对关心帮助我的热心朋友们说声:对不起!对与我血脉相连的亲人、和我朝夕相处的家人说声:对不起!

  我走到今天这步,根本原因就是自己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出了问题。

  一是长期放松理论学习,忽视了世界观的改造。手电筒照人不照己,在政治思想、理论修养、世界观的改造上落了伍、掉了队。

  二是不能用党员领导干部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人生观扭曲了。我是一个山沟里长大的农民的孩子,从一个士兵复员后回家务农,又一步一步成为一名正处级领导干部,这是一个多么不容易的过程啊!我也曾为自己而感到自豪过,但我却没有珍惜和保持住这来之不易的奋斗成果和荣誉。党组织和领导信任我,把我放到重要的领导岗位上,目的是让我继续发挥我的能力,多为百姓做些有益的工作,多为地区发展做些贡献。而我的人生观却发生了扭曲,随着自己职务的升高、权力的增大、年龄的增长、资历的变化,对自己的要求却逐渐放松、放任下来。在利益面前没有抵住诱惑,逐渐让贪字占据了上风,最后败下阵来。我忘记了作为一名党员领导干部应该做什么、不应该做什么,应该怎样做、不应该怎样做,只看到自己的成绩,没有看到自己的不足和错误。其结果是自己逐渐走进了死胡同,还以为是光明大道。

  三是贪图安逸,贪图享受,冲昏了头脑,价值观出了问题。对吃吃喝喝习以为常,今天你请我,明天我请你,遇上谈事还带点儿礼,谈工作在饭桌上说,论结果在饭桌上定。这些不良风气不断侵蚀着自己的人性、品格,冲击着自己的道德底线,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和党员领导干部的形象,在百姓中造成了恶劣影响。

  千不该、万不该,走到这步叫活该,谁叫我埋头不看路,谁叫我不把党纪国法记心怀。

  走到这步,我不怨天、不怨地、也不怨别人,就怨自己;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,我不逃法,也不推责,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吃,自己酿的苦水自己喝,只要对同仁有警示,就算我最后一堂课。(摘自索宝柱忏悔书)